骂人宝典

分类:人生故事浏览:17915

   在法兰西的荒芜之地,有史以来还从没有过如此冷峭和漫长的冬天。几个星期以来,气候寒冷,空气清新,人们的皮肤都皲裂了。白天,在耀眼的蓝天下,茫茫积雪一望无尽;夜间,月亮在积雪上掠过,这是一轮寒气袭人、透着银色光芒的月亮,它显得皎洁而又娇小。

   对这一带的动物来说,这是一段悲惨的日子。弱小的动物大量地冻死了,就连一些鸟儿也纷纷死于这场严寒,他们那骨瘦如柴的尸体则成了苍鹰和狼的美食。可是,就连这些动物也要备受严寒和饥饿的煎熬。这期间,只有很少几个狼的家族仍在那个地方生活着,眼前的困难促使他们紧密地联合在一起。白天,他们单独外出。到了晚上,这些狼倾巢而出,他们将村庄团团围住,同时发出沙哑的嚎叫声。不过村子里的家禽和牲口都得到了妥善的看管,而且,在紧密的百叶窗后面,猎枪也都已上了膛,难得有一只猎物落入他们之口。

   寒冬仍在延续着。此时,狼们常常只好静静地躺在洞中,他们靠互相依偎着来取暖。在这死气沉沉的不毛之地,他们惴惴不安地竖起耳朵倾听着外面的动静,一旦他们中间某个同伴被这严酷的饥饿痛苦地折磨而死时,他们便一跃而起,蜂拥着扑上去,一边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

   终于,群狼中的一小部分做出了决定,他们要外出去寻找食物。于是,天一亮他们便走出了洞穴。

   这些外出的狼,在中午时分便分道扬镳。他们中的三头朝奥地利的朱辣山脉跑去,其他伙伴则径直朝南行进。这三头狼原本都是相貌堂堂、身体强壮的动物,可是现在却明显地消瘦了许多。他们那呈浅色收缩起来的肚子已经像一根皮带那样,变得又细又长,腹部的肋骨一根根地凸出来,清晰可见,嘴是干巴巴的,眼睛则瞪得老大,透出一种绝望的神色。他们三个朝朱辣山脉深处走去;第二天他们抢到了一只山羊,第三天上偷袭到了一条狗和一匹小马驹,同时也招来了各方愤怒的乡下人的追击。面对这几个不寻常的入侵者,一种惶恐和惧怕的感觉在一些富裕的乡镇地区不胫而走;邮政雪橇纷纷武装起来了,连人们走村串巷也都枪不离身刀不离手。再说这三个畜生,来到这一陌生的地方找到如此美味的猎物,心里既感到高兴又感到害怕;他们变得比在家里要胆大许多,居然在大白天都敢闯入奶牛场的棚圈。于是,奶牛的哞叫声,木栅栏噼噼啪啪的断裂声,嗒嗒嗒的牛蹄声以及那急促的喘息声,响彻了整个狭小暖和的房间。可是这次人们却出乎意料地出现了。农民们勇气大增,对这几头狼大大地“犒赏”了一顿。其中两头当场毙命:一头是让子弹从颈脖上穿行而过,另一头则是被斧头一下子砍倒了。第三头总算逃掉了,他拼命地跑,直到跑得精疲力竭,摔倒在雪地里。他是这几头狼中最年轻、最漂亮的一头,他是一只浑身充满力量、机灵敏捷的骄傲的动物。他喘着粗气,在雪地里躺了很久,他眼前像是有只血红的圆圈在旋转,期间他还不时发出尖利而又痛苦的呻吟声,因为曾有一柄斧头朝他投来,正好击中他的背部。然而,他休息了一下,又重新站起来了。他这才发现,他已跑了很远。这地方连个人影或房屋的影子都看不到,眼前是一座覆盖着积雪的大山。这是沙瑟拉尔山。他决定从它面前绕过去。这时他觉得干渴得要命,他从雪地的表层中寻找一些冻得发硬的细小食物来充饥。

   在山脉的那一边,他很快便看见了一个村庄。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他在一个冷杉树树林里等待着。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围着院子的篱笆打转,他闻到了暖融融的牲口圈舍里的那股味儿。在大街上他一个人都没有碰到。他眯起眼睛胆怯而又贪婪地透过缝隙朝屋子里张望。突然一声枪响,他猛地抬起头来,拔腿便跑,这时第二声枪声也正好响了。他被击中了,他那白色的腹部的一侧布满了血,那浓浓的鲜血汩汩地往外流。尽管如此,他仍然大步跳跃着,成功地逃脱了,并且逃到了山那一边的山林中。在那里他警惕地等待了一会儿,听到两边有动静和脚步声,他恐惧不安地沿着山体朝山上望去。这山十分陡峭,布满了树木,登上去是相当艰难的。然而,他没有任何选择。他气喘吁吁地沿着那陡峭的悬崖往上攀登,与此同时下面传来一片叽里呱啦的咒声和发号施令声;山脚周围是一片提灯的灯光。这头受了伤的狼浑身颤抖着爬过昏暗的冷杉树林,这时候他那腹部仍在慢慢地流淌着褐色的血。

   寒冷已有所减弱。西边的天空看上去阴沉沉的,这预示着一场大雪将要来临。

   这头精疲力竭的狼终于到达了山顶。此刻,他站在一片令人赏心悦目的厚厚的积雪上,那儿离克罗辛山口相当近,大大高于那个他所逃离的村庄。他并没有觉得饿,不过仍为那隐隐作痛的伤口所困扰。他那耷拉着舌头的嘴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带有病态的叫声,他的心脏在痛苦而又沉重地跳动着;他觉得死神的手像一副无法形容的沉重的担子似的,已经压在了他的身上。一棵单独耸立着的树叶茂盛的冷杉树将他吸引了过去,他在那儿坐下,两眼沮丧地凝视着一片皑皑积雪的灰白的夜色。半个时辰过去了。这时候,一道淡红色的光射在雪地上,显得十分异常和柔和。这头狼呻吟着站起来,将他那漂亮的头转向那有光亮的地方。那是月亮,它正从东南方冉冉升起;它非常大,而且是血红血红的。它慢慢地爬到了阴沉沉的天际上面,许多星期以来,它还从没有这么红这么大过。这个濒临死亡的动物的眼睛死死地盯在那轮黯淡的月盘上;他又呼噜噜地发出一阵虚弱痛苦的嚎叫,这声音在这种夜晚听上去也显得十分轻微。

   这时候灯光和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那些穿着厚厚大衣的农夫,裹着厚实的绑腿、头戴皮帽子的猎人和青年小伙子,正一个个从雪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来。他们很快便发现了这头快要完蛋的狼。他们欢呼雀跃,其中有两个人扣动了扳机,而且两发两中。这时他们才发现,这头狼躺在那里已经死了;他们又给了他一顿棍棒,可是他已经没有知觉了。

   他们将这头狼肢解了,扛着他的肢体朝圣伊默曼尔走去了。他们谈笑风生,调侃吹牛;他们快活地喝烈酒,喝咖啡;他们唱歌,他们诅咒。无人发现被修剪过的森林的美,也无人发现高山的光彩,更无人发现高高挂在沙瑟拉尔山脉之上的那红红的月亮,以及从他们的枪管、从雪的结晶和那被击毙的狼的眼睛里折射出来的微弱的月光。

 

    猜你喜欢
    •  我来帮你
      浏览:6324

      张书记吃过晚饭,到街上散步。天太热,空调下觉不出什么,走出来却像进了火炉。 张书记来到较偏僻的一条街道,发现路边停着一辆装满西瓜的农用三轮车,地上铺了张旧凉席,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坐在上边。浑身脏兮兮的。正啃着一块发硬的馒头。车旁站着一个衣着普通的妇女,脸上热汗淋漓,眼睛不住盯着过往的行人。她旁边是位穿灰色上衣的男子,后背湿了大半截儿,肩膀上有几道地图形状的汗渍。 他们见张书记过来,脸上堆满笑容,甜甜地喊:“大哥,过来尝尝西瓜,正宗中牟瓜,红沙瓤,鲜甜解渴。”说着,男子从车上抓个...

    •  等待和放手之间,爱情路途得痛快乐
      浏览:17098

      在爱情中,不管男人,女人,都是迷失得,没有方向,没有目标。 或许爱情就是如此得难以琢磨,如果爱情可以分辨,可以左右是非,就不会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了。正因为感情就是一张白纸,没有路标,没有详细的方向,才让许多得男女生更加喜欢去探索。 看过许多得童话爱情得人,都明白,爱情总是坎坷得,最后才有完美得结局,也正因为之间得坎坷,很多人才迷失了方向,不知道前进还是后退。有人把这个坎坷视为深渊,掉在里面,摔得便体鳞伤,有人视为刀山,自己身上满是刀痕。 有反向,也就正向,而有的人则在其中寻找到了幸福,快乐。 不管如何爱情这条路有伤悲,有幸福,正因为如此,才让爱情中得彼此有了磨练...

    •  阿娘的菜
      浏览:25383

      宁波人将祖母叫做“阿娘”,由于父母在外地工作,我从小由阿娘带大,也吃惯了阿娘烧的菜。而今阿娘已是耄耋之年了,而今过年去给她老人家拜年时,她仍要亲自上厨为儿子、孙子烧一两个从小爱吃的菜,以示她的爱心。阿娘烧的倒不是正宗的宁波菜,而是家常小菜,却是用心去烧,个中不仅是滋味,更是一片至情至爱。 阿娘烧的红烧肉最是值得称颂的,口味不亚于大饭店、酒馆的毛家肉、东坡肉。红烧肉是我们家过节必备的。阿娘选了上好的五花肉,然后将肉切得方正,宛如三国时吴郡陆绩其母“切肉未尝不方”。烹调更是精益求精,少着水,以料...

    •  进退的空间
      浏览:31297

      女子站在路边发传单。我不忍拒绝。打开传单一看,是德克士的优惠券。很多年没有吃过德克士了,看到咖喱饭时,我的心一跳,便想起了他。 那时候,我们都还算年轻,我骄傲,他卑微。他出身贫穷,这种洋快餐的地方不曾进过。我带他进德克士的时候,他犹犹豫豫地点了咖喱饭。 吃的时候,他有些抱怨,说咖喱饭又贵又难吃。我建议他放弃咖喱饭,再点个汉堡。他不同意,仍是一边抱怨着一边吃。我把自己的汉堡推到他面前让他吃,他也不吃,还是吃着“难吃”的咖喱饭。 我一下就来了脾气,我说:“这怪不得别人,你原本就是冲着洋快餐来的,结果点了这个西不西、中不中的东西。要真想吃米饭,哪一家中餐馆不好...

    •  瓮葬
      浏览:31004

      江又明蹲下身,掀开了盖子。明亮的月光下,他竟然看到一具骷髅藏在缸中。骷髅围着白色的围巾,戴着眼镜,垂着头。 回乡 接到梅子的电话,江又明迫不及待地回了老家。梅子是他的初恋女友,他一直都深深地爱着她。可是,因为某种原因,他离家三年,一直没有跟她联系,现在梅子要结婚了,他无论如何都该回去一趟。 6个小时的车程,江又明下了车,搭乘汽车回到小镇。镇子里仍旧有那些熟悉热情的乡人,可他们一律对他冷着脸,他打招呼,微笑,得到的却是冰冷漠然的目光。...

    •  最初的悲痛
      浏览:2293

      过去的一条林荫道,今天已长满了芳草。 在这个无人之地,有人突然从背后说道:“你认不出我了吧?” 我转过身来,望着她的脸,说道:“我还记得,不过无法确切地叫出你的名字。” 她说道:“我是你那个很久以前的、那个二十五岁时的悲痛。” 她的眼角里闪耀着晶莹的光泽,宛如平湖中的一轮明月。 我木然地立着。我说:“从前,我看你就像斯拉万月的云朵,而今天你倒像阿斯温月的金色雕像。难道说你把昔日的所有眼泪都丢弃了么?” 她什么也没有讲,只是微笑着;我明白,一切都蕴含在那微笑里。雨季的云朵学会了秋季赛福莉花般的微笑。 我问道:“我那二十五年...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