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人宝典

她想回到那里

分类:故事大全浏览:14550
二欢是个看起来软绵绵,永远站在这个世界尖刻一端的最后方的那一种女孩,是我年少时的玩伴,我喜欢这种朋友,可以被我随意的欺负也不知反抗,只是她并不是我以为的那么软弱,偶尔也会生气,那时候我们就会吵得不可开交,不过这种情况也是极少的。关于她的大半记忆都来源于五年级之前,那时候我们同班,一起上下学,从学校到我们的家的那条小路上充满了我们天真烂漫的窃窃私语和嬉笑怒,小学时每天都有早读晚读,每到早读晚读,全班同学都要走出教室坐在室外的墙边朗诵课文,老师要求必须要大声朗诵,我们最喜欢这个时候,混在嘈杂的读书声中肆无忌惮的聊着乱七八糟的趣事,还不懂什么是永远的我还以为可以这么一直下去。五年级时分班,她分到了一班,我分到二班,一墙之隔轻易的切断了我们年幼脆弱的友谊,我们各自交了新朋友,偶尔碰到了才会一起走。
二欢是家里的老三,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妈妈是个南蛮子,是大伯从人贩子手里买回来的,据说刚买来村里的时候,家里人怕她跑掉,每天都把她锁在家里不许出门,结果不久就疯了,但依然给他家生了三个孩子,我的记忆里她妈妈除了看起来脾气不很好外并没有传说中的疯癫,我想大概是做了母亲的缘故。小时候二欢还曾偷偷告诉我,她妈妈本来是她大伯买来作媳妇,结果他妈嫌她大伯老,不愿意跟,结果就被大伯让给了他爸,一直到现在,打光棍的大伯依然和她一家人挤在两间旧瓦房里,那时候年纪尚小,不明白这些事,长大了才醒悟这是多么不可理喻的一件事,在时代并不久远的那个年代,女人,依然处在被人们无情的贬低着的地位。二欢的大伯和父亲靠赶集卖杂货来维持一家老小的生计,生活十分拮据,因为有了第三个孩子,家庭负担更重了,而且作为第三个孩子的二欢还是个女孩,所以年幼无辜的二欢怎么会不知道 ,自己已经成了生计和重男轻女传统思想的牺牲品,从二欢的名字就可知道,家人并不情愿在这个几乎算作多余的孩子身上浪费太多的经历,‘二欢’,听起来像是比小狗的名字还要随意的称谓。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让每个孩子站起来报自己的大名,轮到二欢的时候就没了声音,二欢不安的看着老师,抿着嘴巴不知所措。她说:“我没有大名。”老师只好让二欢立马回家让家人给取了大名再回来上课,二欢回来的时候终于带回了一个正了巴经的名字,‘孙翠’。你不知道的是,二欢的姐姐小名叫‘翠翠’。。。
很多人的皮肤都有蛇皮症,明显的纹路,并且十分干燥,二欢这种症状格外的严重,全身的皮肤干燥到不停的爆皮,纹路也十分明显,第一次见的人一定格外触目惊心,所以二欢夏天的时候从没穿过短袖和短裤,一直是沙质的便宜布料做成的长裤长褂,一次就要做大几号的,可以穿好几年。二欢大部分衣服几乎都是拣姐姐穿小了的来穿,记得有一年,我们俩共同的另一个发小跟我说,二欢过年的时候兴高采烈的跑到她家跟她说,她姐姐的某个棉袄给了她,某个裤子也给了她,她爸爸赶集给她买了一双新鞋,至此新年的新衣服就都齐全了。我依然清晰的记得,二欢穿着那双新鞋走路的样子,每踏一步,总要在地上拧一下再抬起来,我们一开始笑她穿上新鞋都不会走路了,后来才知道,因为那双鞋穿在她脚上太大了,所以她走路时必须在地上拧一下才能防止鞋子从脚跟脱落下来。
上初中时候,二欢与我同班,那时才发现她站起来回答问题时候语气很奇怪,速度慢到30秒钟一个字,声音细细的,听起来有些像撒娇,我知道她并不是那种女孩。因为都是一群血气正盛的青春期孩子,不懂理解包容,所以每次她一站起来开始她的‘撒娇’,都会引来全班的嘘声。
二欢上到初二就终止了自己的学习生涯,下学回家了,那时因为功课的繁忙,我很少再去找她,一年后,初中毕业,我去了遥远的城市上学,因为性格有些孤僻,就算放假回家,我也从不勉强自己联系那些已经生疏的朋友,彼时的二欢已经成了我众多生疏的朋友中的一员。因为二欢从小就是个不怎么引人注意的孩子,她的消失也并不会被人们察觉,所以那几年我几乎没听过关于她的任何消息,她成了一个被这个世界遗忘的人。直到四年后一次放假回家,妈妈迎来的一句话彻底让我惊呆了,“二欢疯了”。疯了?这些年她在哪里?经历了什么事?为什么几年没有一点消息突然之间就疯了?还有比她更个性的吗?文弱沉默的她用自己的命运狠狠的诳了我们一回。是的,至此,应该再没有人会忘记她了。我回家的时候,二欢的病已经控制住了,家人怂恿她多出去走,于是,她便三天两头的来找我玩,一开始是她姐姐骑着三轮车带她来,后来她就自己来。二欢的语速比当年上课回答问题时的速度还要缓慢,目光也变的很呆滞,谈吐却很好,忽略她慢半拍的语气不计,俨然就是在跟一个正常的朋友聊天。方才突然醒悟,我们都长大了。她每次来我都要拿出一大堆好吃的款待她,又翻箱倒柜的翻出初中时的照片跟她看,我尽量克制住自己忧伤的情绪,像对待一个正常人一样对待她,开玩笑,或回忆小时候幼稚又窝心的趣事,我总希望自己可以拿出更多的东西给她,或许因为自己不能分担她的不幸,或许是因为自己这些年对她的遗忘,总觉得自己欠她的。我不敢追问过去的这些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怕勾起她的痛苦。
初中时的同学,她几乎能说出每个人的名字,而我却已经忘记了大半,她迟缓的叫着这些人的名字,像是在叫一个昨天还跟她借过橡皮的同学。我仿佛看见当年的我们的教室,所有人都抢着逃离出去,只有她依然固执的坐在那个时光的最初点,任青春从耳边呼啸而过。
她不愿意离开,因为她想回到那里。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我们应该知道这两只老鼠
      浏览:32095

      前不久,一位名叫摩德尔丝的美国科学家对两只小老鼠做了一次试验:他把两只小老鼠放在一个仿真的自然环境中,并把其中一只小白鼠的压力...

    • 相爱吧,经济不成问题
      浏览:1815

      我失业了。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我所在的旅行社抵挡不住经济的寒流,经理给每人发了一本《求职宝典》后,宣布解散。我抱着那本书在租来...

    小编推荐
    • 坚持你的选择
      人气:19395

      一个男孩,1952年出生在纽约的“...

    • 神之作品
      人气:19000

      小时候,他常让家人路人如见异物...

    • 愿赌服输
      人气:18787

      我常常会为了任杰而流泪。 现在...